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5页

时间:2020/5/24 12:19:00来源:网络整理编辑:相关标签:
分享按钮

从投资比例上看,虽然50%的监管线仍高于银行理财规模35%的限制比例,但考虑到部分信托公司实际投资非标比例可达80%以上,预计此项限制对信托公司的业务结构会造成较大的影响。
而在集中度限制方面,房地产信托或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根据中诚信托战略研发部的数据,截至2019年年末,全行业净资产规模为6316.27亿元,68家信托公司中位数为75.81亿元,对应来看,即有34家给单一客户的所有非标债权投资总和将不超过22.74亿元,目前20亿元以上的房地产项目信托仍较为常见,对于部分以房地产客户相关集中度较高的中小信托或受到较大的影响,这也与监管近年来严格把控房地产信托、坚持“房住不炒”的政策底线、限制行业违规融资的思路保持一致。
长城证券认为,《办法》规定代销基本和此前集合资金信托管理办法一致,持牌金融机构(银行、信托、保险、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符合要求;但对于银行业监管机构认可的其他机构也可以代理销售,具体准入方式目前尚不确定,预计可能会和未来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代销管理办法》中私募银行理财的代销一致,以便于减少未来监管套利,确保准入公平原则。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办法》对信托期限匹配进行了严格的规制,只体现出管理层加强对资金池运作的监管意图。根据《办法》的规定,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信托公司应当合理确定资金信托所投资资产的期限,加强期限错配管理。开放式资金信托所投资资产的流动性应当与投资者赎回需求相匹配,封闭式资金信托期不得低于90天,且所投非标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金信托到期日。也就是说,期限匹配监管背后的原则是不能做期限错配,严禁资金池,这也是“资管新规”要求的延续。

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5页

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10页

此次资金信托新规在原则和方向上均遵从“资管新规”的要求,延续了对资管行业的监管思路,以实现对各类资管产品(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券商资管、公募基金、信托)的统一、协调监管,原则是打破刚兑、禁止监管套利、禁止期限错配,从而消除复杂嵌套带来的资金空转和抵消定价问题。
未来,在资管新规大框架下,各类资管产品监管标准统一、有序发展,同时保留一定程度的“个性”,即各类资管产品一定的自身特色,实现错位竞争,如信托的非标和私募投行经验,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的公募准入,相对“个性化”的背后,是各类金融机构的客群差别和专业分工。
从本质上看,此次新规是鼓励发展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包括限制非标比例不超集合资金信托规模50%,对固收证券投资资金信托放开回购业务等。结合近期推出的创业板改革、公募REITs,政策发展直接融资的决心很强。本轮金融制度改革的深层因素是经济结构需要调整,对应的是融资结构的调整。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影子银行、地产、地方政府大幅加杠杆的历史使命基本宣告结束,提升市场化的直接融资会是未来重要的方向。在发展直接融资的大趋势下,信托行业也能不独善其身。
配合固收类资金信托放开正回购可融入资金,此举将进一步对债券类信托业务构成一定的利好,使得信托产品作为载体跟其他资管产品具有公平的竞争条件,在主动管理债券投资业务、债券委外/代持业务等品种方面,都具有正面的促进作用。以此为契机,信托公司应从过去的非标业务中汲取经验与教训,把握行业发展趋势,以提高其信用风险管理能力,赋能于做标品投资;累积的优质客户资源以引导投资标品固收信托。

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9页

此前,为防止信托公司自营负债失控带来的风险,2007年《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一并要求信托公司不得以卖出回购方式管理运用信托财产。此次《办法》对信托公司回购业务有所放松,允许信托公司开展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资金信托业务可以在公开市场上进行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购交易,但需满足每只结构化、非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总资产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40%和200%的杠杆比例限制。后续在监管的引导下,“固收+”业务将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方向。
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9页
转型大势所趋

资金信托新规封堵监管套利-第8页

当然,此次《办法》对关联交易并没有完全限制,基本和银行理财、券商资管等保持一致,关联交易可以开展,但对交易价格、关联方的穿透识别、内幕交易利益输送、投资比例限制等,均有相关限制和明确规定。尤其是需要进行公允且充分的信息披露,应当事前就交易对手、交易标的和交易条件向全体投资者做出说明,取得全体投资者的书面同意,事后告知投资者和托管人。
除了对关联交易的严格监管外,《办法》对结构化信托业务的监管也同样严格,基本参考“资管新规”的内容。《办法》第十六条规定,结构化资金信托优先级与劣后级的比例应当与基础资产的风险高低相匹配,结构化资金信托的中间级份额应当计入优先级,而且,结构化资金信托不得再投资其他分级资产管理产品。
早在2016年4月颁发的“58号文”允许信托计划权益类最高不超过2:1,信托一直是做股票结构化最好的选择。在2018年1月,银监会通过窗口指导停止了超比例的结构化信托,尤其是通过夹层的形式变相绕开2:1的限制,有数据显示,部分信托计划可以达到3:1甚至更高。正因为以前存在监管漏洞,此次《办法》再次明确夹层属于优先级,这也和证监会此前的认定标准一致,监管的严格态度得以彰显。
不过,《办法》允许银行间和交易所的回购业务,固定收益市场有望迎来发展机会。根据《办法》第十五条,信托公司开展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资金信托业务,经信托文件约定或者全体投资者书面同意,可以通过在公开市场上开展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购或者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认可的其他方式融入资金。预计此次《办法》放开信托回购,将为拉高收益提供新的方式,也将进一步鼓励信托投资标准化债权,符合现在监管着力发展债券市场的方向与决心,并对接债券的注册制发行改革。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